返回集团导航页

  • 校友之家

校友之家

首页校友之家

“我是一零一中毕业的”

作者:贺铁军 点击次数:1515次 创建时间:2019-03-20

1977年,我报名参加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次高考。

考试前,空军派人以组织的名义,到市(高校)招生办,出具了十几位“林彪反党集团”成员的子弟名单,明确要求不得录取这些人。我的名字也在其中。

结果,1978年2月各校都开学了,房山招生办仍然告诉我:“再等等。你的考试成绩还没有下来。”因此知道了高校大门永远对我关上了。

心有不甘。彷徨了几年,决心以自学者身份参加1980~1983第二期北京电大的学习。

因为家里没有电视,后来通过关系,到附近水电部良乡电力研究所举办的电大班做一个电子技术专业的旁听生。

第一学期,只听“数学”课。期末参加了“数学”和“英语”两门课的考试。通过。

第二学期,上“数学”和“英语”两门课。

……

1982年7月“高数4”期末考试,我以84分的成绩位列全市3000余名考生中的第二名。这让房山电大工作站的老师高兴了许久“我们县的电大学生里面居然出了个(数学)榜眼!”。

那年70%的考生在这门考试中不及格。于是电大教务处决定:凡是这期《数学4》考试不及格的学生可以不受影响自动参加补考(学籍规定,期末考试如果有超过2门不及格的课程时,取消补考资格,留级)。

这次“数学4”期末考试的题量大,难度大。最后一张有两个A4纸大小的试卷上只有一道“傅立叶级数”题,15分。几乎没有人能够完整地答出。记得当式子收敛到标准形式后,适用区间要发生变化;在新的区间,须重新发散,再收敛,又会形成不同的标准式。我用时30分钟。由于来不及打草稿,只能一步一步地在答题纸上演算。做了37步,才完成。当写完“证毕”两个字后,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120分钟的考试时间也到了。看到我手忙脚乱地将前几页尚未完成的几道小题填写答案,监考老师特意最后才收我的试卷。5分钟,只给了我5分钟延期交卷的时间。

出了考场,我对良乡电力研究所带队的张老师讲:《场论》的那道求证题错了。忘了适用的公理。丢10分。《映射函数》错了一道小题,丢3分;《复函数》丢3分。这次《数4》的成绩应该是84分。

当成绩出来后,看到我的预测非常准确,张老师很是惊讶。从此对我另眼相看。并在以后的学习期间免除了自费生应该负担的试验费和做试验时产生的交通费。

后来,我到房山电大工作站取学籍卡时,老师好奇地问我是哪个中学毕业的?我忒自豪地告诉他们“我是(北京)一零一中毕业的!”

1968届初中6班 贺铁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