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出皎兮(序)

2018-05-24 08:06 来源:一切幸福、不过恰好 作者:王旭烽 点击:148 次

 

  “所有的人都从生活中得到了一切,但是大多数人自己却不知道。”阿根廷大作家博尔赫斯这样表达时,恐怕今天所有的人当中,大多数都未必听到先贤此言;而在听到的人当中,大多数人也未必能够如此地来思考他们的生活,因此便也很难知晓他们得到的那一切是什么。所以,远在中国的韩月牙老师能够领悟这一切,实在是很幸运的。
 
天生爱读书与写作,笔耕不辍且乐在其中,于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不用坚持,读书与写作便成为习惯,就像阳光、空气和水。韩月牙老师这种把精神生活与物质生活完全水乳交融在一起的状态,就像天生颜值就高,无需再加整容,在这个时代其实也是很幸运的。 
 
 21世纪,还有谁不忙呢?但真正热爱着的东西是不可能无暇顾及的,这有点如母亲哺育婴儿。韩月牙作为中学老师,一天二十四小时肯定充斥在快节奏中,但这并没有让她觉得写作有多艰辛,因为阅读、思考、写作,是她生活的常态。她在阅读中沉醉:毛姆谜一样的小说,沈复的《浮生六记》,张爱玲的散文,独一无二的木心……他们诠释的有关这个世界的文字,都在韩月牙的心中激起涟漪。徜徉诗海,青春的记忆被唤醒,对文字的敬畏和热爱被激发,想到生命中还有如此一件美事与自己形成命运共同体,我想韩月牙肯定是暗暗地窃喜,悄悄地幸福着的。
 
 “天蓝,朵白,我们坐在紫藤花架下,微风吹拂白发,我从容地打开一本笔记,指着其中的诗行,微笑着对老说,在我不太年轻的时候,我已经记下了你到来时,我的心动。”笔下生风纸上动情,她记下的诸多心动:寻面,念老,对一个“盉”字的探究与想象,对一把不慎丢失的木梳的牵念和珍爱……朴实地叙写,一样拨动读者的心弦。
 
 亲人、老师、学生,无疑是她生命中的重要他人,怕来不及奉献孝心,怕来不及陪伴爱人和孩子,怕来不及……她也把不少笔墨给了自己敬爱的小学老师和当孩子一样教导的学生,字里行间充盈着殷殷之情,豁达、感恩、惜福。
 
 日常生活,最可见出一个人的真性情。不管是赶2800级台阶去会一棵树,还是听雨听出雨的不急、不争、不怨,不管是凝望一块土地并在不同日子为其拍下七个瞬间,还是赏花草想到花木都是哲学家,写的皆是琐事,其实记下的何尝不是时间的脚印?何尝不是一滴水滴进时间的海里的淡泊心境?
 
 韩月牙多次写到月:怪那一片月光,洒下清辉,让她围绕阳台写下许多痴话;皎洁玉轮,不染纤尘,是四十多年前她与父亲共享的月光;望月,在满城清辉里,任由思想的野马驰骋,了然在心,虽然世界仍有很多真相在我们的知道之外……她率性地剪裁一片片月光,只愿快意行走,远离喧嚣,读书,听乐,冥想,安享宁静。
 
 往事如烟,她人在西塘,心念故乡小镇,梦里不知身是客;写婆婆的好下饭,绘就的是绍兴乡村清浅的风俗画;心心念念无法抵达的故乡;絮絮叨叨孝丰外婆家的件件桩桩……是时间的沉淀,心境的开阔,让岁月的流水声中多了些许平静。
 
 一朵心花,伸展出羞怯、沉醉、亲爱、日常、心动的五瓣心页,铭记了一些温情脉脉的瞬间,一些荧荧闪亮的片段,一些略带伤感的沉着,一天天充盈着的相互体恤,在困苦中坚守着的对生命的尊重,以及对人性弱点洞察后的母性般的谅解。
 
像月亮一般的生活,便吐露出月光一般的文字,清亮,简静,从容,言之有物,饱含真情,亦有留白,引人星空般的遐思。
 
月出皎兮……是为序。
Copyright © 2014  北京101中学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11号 邮编10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