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夏花

2017-11-21 07:39 来源:名家散文 作者:七堇年 点击:1139 次

 

 时间用它独有的刻薄方式令我们渐渐宽宏,明白不管怎样被生活对待,依然要许诺自己明日必有太阳。
 
  我想,沉默是成长的标志,而成熟的标志,就是如何去沉默。
 
  我不能说我们生如夏花,活得完美而睿智,死如秋叶亦离我们非常遥远,当下最真实的,不过是一种宽宏和原谅,对自身、他人,以及这个失望和希望并存的世界。
 
  还好。还好。而今眷恋生世,朝朝夕夕孑然又繁华,有几滴好酒般的故人之谊,有几曲骊歌般的殷切思恋,来人照我笑靥,去者不引我悲痛。复有何求。
 
   
  我的青春已经不再单薄,它已经厚重地踩多我抽身离开,
 
 剩下我紧紧拥抱着疼痛的理想。当我周围的文科生们看佛经,
 
 把生僻的古文引到文章中显得语文功底不凡,
 
 把安妮宝贝的郭敬明的经典表达换个形式拷贝过来显得伤怀小资,
 
 还有那么多米兰。
 
  昆德拉卡夫卡海子杜拉斯村上春树包括那些作品像小王子彼得潘......
 
 这些原本美好的生命记录者和记录作品被一种虚荣和肤浅误读,
 
 我觉得很难过。
 
  因为我们都如此轻易地走到了别人的光环和阴影的笼罩下,
 
 愚蠢地聒噪,还坚信这就是自己的优点和价值所在。
 
  而我淡然地坚持以苍白的语言尽我所能刻画出理想与现实之间的敌对,
 
 以及内心深处库存已久的冷漠与希望,决绝与妥协。真实真实再真实。
 
  青春,我可爱的青春。
 
  我们都对了还是错了,我们都爱了但是忘了。
 
  走的时候你哭了还是怎么了。我只是疼了但还是笑了。
 
  原来有些事真的是不经意的完整,
 
 有些人真的是出乎想象的命中注定......
 
 无论上天给我怎样的去棵,我上演了十七年的悲欢,
 
 一些人一些事就这么明明灭灭地刻在沿途的风景中。
 
  我学会了安稳学会了谎言学会了冷静学会了沉默学会了坚忍。
 
  辗转中的快乐在百转千回中碎成一地琉璃,
 
 我站在风中把它们扫进心底最阴暗的角落。再也没有关系。
 
  那样明眸皓齿地对别人微笑,灵魂喷薄影子踯躅。只剩坚强无处不在。
 
  所以如果有不幸你要自己承担,安慰有时候捉襟见肘,
 
 自己不坚强也要打得坚强。还没有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举目无亲,
 
 我们没有资格难过,我们还能把快乐写得源远流长。
 
  一个人要举重若轻并且诚恳无欺地棉队自己的过去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怀念是生命中最无能为力的事情,并且卑微。
 
  在这个把回头看作软弱和耻辱的世界上。
 
  走德再远,也终究达不到想要的永远。
 
  走得再近,也终究回不到想要的梦境。
 
  人永远是一群被内心的遗憾和憧憬所奴役的生物,
 
 夹在生命的单行道上,走不远,也回不去。
 
  一些事情渐渐变得淡灭,你知道它存在过,但却已经忘记怎样的存在过。
 
  因为是血肉相连的亲人,所以许多话反而成了禁忌。
 
  交流是耻辱,亲近是羞耻,惟有通过相互苛求和中伤来表达对彼此的爱,
 
 才是理所当然,这是多么可悲的事实。
 
  陌路尽头,撒去一杯惨淡暗白的骨灰,
 
 有多少淡薄的人情能够留得住厚养薄葬的遗憾,在悲郁的挽歌的尾首上,
 
 给这尊沉默的青碑下孤了的婚龄一首至情致意的所谓哀悼?
 
 而这人间,朝生暮死之间,有多少尸骨未寒的苦魂循入空寂,
 
 却在人世间再也捞不起一丝纪念......
 
 躲在某一时间,想念一段时光的掌纹;
 
  躲在某一地点,想念一个站在来路也站在去路的,让我牵挂的人。
 
  然而让我牵挂的人,我选择去忘记。
 
  我站在风中,手里的扫帚把散落一地的琉璃扫近内心最阴暗的角落。
 
  这个城市没有草长莺飞的传说,它永远活在现实里面,快速的鼓点,
 
 匆忙的身影,麻木的眼神,虚假的笑容,而我正在被同化。
 
  风空空洞洞地吹过。一年又这么过去。而来年,还要这么过去。
 
  我不知道是安稳的背后隐藏着沮丧,还是沮丧里终归有安稳。
 
  只是我们,无法找到。
 
  梦醒了......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东西了......
 
  
Copyright © 2014  北京101中学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11号 邮编10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