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老师的最后一课——如何面对老年、疾病与死亡

2017-11-28 10:40 作者:1968届初中 曹培 点击:1329 次

2015年5月10日,我们第二次采访陈司寇老师(陈司寇老师(1921--2017),生前为北京101中学政治教师、教研室主任、教导主任,1976年退休)的文革经历,采访过后陈老师关切地问我,你今年多大了?想过今后应如何安度晚年吗?看着我一脸茫然,陈老师说她自己积累不少经验和心得,愿意介绍给我们,可保证我们晚年享有身心健康。 下文是根据当时的笔录整理的。
 
时间真快啊,你们文革中的老三届学生都快要七十岁了。 一般来说,人在七十岁以后是很难过的。第一是因为病痛,一身患有多种疾病,整天不是这儿疼就是那儿疼。第二是因为孤独,人老了活动空间小了,与社会渐渐隔绝了,越来越多地待在家这个狭小空间里。 因此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老人都或多或少地患有忧郁症。老人是弱势群体。身体弱,精神也弱。 在我们院里(蓝旗营,北大清华的家属院)有很多老人都是如此,可怜兮兮地期待着他人来关怀照顾,变成了弱势婴孩。看到这种情形,我就想,难道人的晚年一定要这样过吗?
 
我今年94岁了,老公(赵宝煦教授)两年前去世了。我现在一个人生活得很好。身体健康,头脑清楚,除了一个每周来两次的清洁工,生活基本自理。我不习惯与保姆同居,自己能做的事情就尽量自己做。每周子女们都来看望我。我还要儿子不用每周都来,两周来一次就行了。他们也忙啊,而且他的家与我这儿离得太远了。我自己平时把时间安排得满满的,读书看报看电视散步做家务,保持着自己不紧不慢的节奏, 最近正在研读易经。 我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 ‘走’。我没有任何遗憾。现在只求活一天就要生活得有质量,即便明天就走,今天也要活得有质量。
 
我认为人生有几个阶段,每个阶段都要有目标。例如童年时期的目标就是玩,青年是学习,中年是工作养家,老年也要有目标啊,没有目标的人生特难受!那老年人的目标是什么? 我认为有两点:
第一,要尽量使自己减少病痛,过得健康愉快。 
第二.要争取在人生的最后阶段“走得快一点”,既减少自己的痛苦,也尽量避免给他人造成的负担。 
 
第一目标
 
怎样尽量减少病痛,过得健康愉快?我从55岁退休到今年94岁,已快40年了。我这些年一直身体很好。我是怎样做到的呢? 
 
1. 知识就是健康,最好的保健医是自己
人的健康由三个方面的因素形成,第一遗传占三分之一,第二是锻炼和养生,第三是生活习惯,例如抽烟喝酒熬夜都会损害健康。人到70岁以后是老年。老人都一定要注意学习吸收医学保健知识。要看许多书,对于人的人体构造与功能、体育运动、食疗、生活习惯、保健按摩、心理健康等都要有比较全面的知识。此外,要全面了解自己身体状况,综合分析自己的问题是什么,摸索其中的规律。思考解决问题的办法和措施。一旦认识到什么是应该做的,就要身体力行,一旦认识到什么是不应该做的,就要令行禁止。并且一定要长期坚持下去。
有些老年人没有自己健康上的主心骨,动不动就看医生,乱吃药。其实医生不过是听你的陈述。再说各科医生也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可能掌握你的全面情况。所以一定要靠自己,而不要盲目依靠医生。有些老人一心想依靠什么名医,或者什么灵丹妙药来保健康,经常跑医院,频繁换医生,换药物,结果总是失望,因为他不懂得靠医生不能获得健康,关键还是要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
例如我曾经患过皮肤瘙痒症,痒起来钻心,夜不能寐。去看医生,只能给些药膏涂抹,没有效果。后来我自己看书,明白瘙痒症是有很多种类的。我分析了自己的类型,注意改变生活方式,采取适当食疗,保持心里的平静,并学会了按摩相应的穴位,后来就慢慢地好了。
有一天早上我要起床时,突然发现腰痛得动不了,当时家里只有我自己。我就告诉自己要镇定,躺在床上自我按摩一些穴位,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地起来了。若是别人早去医院看了,我就坚持自己按摩相关穴位,配合适当的腰部活动,结果腰痛一直没有再犯。
俗话说久病成郎中。我的体会是,身体是自己的,最好的保健医其实只能是自己。泠暖痛痒只有自己最清楚,运动健身只有靠自己坚持,心理健康也只有靠自己调整。任何企图依靠在其他人身上养老的梦想都要落空,无论是再好的医生、再负责任的保姆,或是再孝敬的子女,都不能去靠。
 
2.要有毅力,要做自己应该做的,而不是只做自己喜欢做的
我坚持生活自理,至今自己买菜、做饭、洗碗、散步、自己洗小件内衣。 我当然也累,也不方便,完全可以让保姆为我做。但是只要一开始不做,以后就再也做不了了。 我不到万不得已就不开这个头。这样我一直坚持到目前,还是如此。
 
3. 精神上要有境界,文化生活要丰富
现在老年人太寂寞,盼望儿女回家看望。国家都有“常回家看看”的法律规定,可是我不需要。我关心时事政治,对文学、哲学、天文地理、戏剧体育都有兴趣。我建立了自己的学习计划和生活规律,每天忙忙碌碌,心里很平静充实。
我有一位朋友,她的老伴去世后长期不能从悲痛走出来,自己的生活失去了方向,感觉特别寂寞,老打电话给我,一说起来就没完。问我能不能一礼拜给她打两次电话。我答应了,转念一想想这不是个办法啊。我一次电话十分钟二十分钟,那其他时间她怎么办呢?我就去找她。我说我可以给你打电话,但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你真正解决问题不能靠外力,只能靠内力。她说那怎么办呢?你就得自己有奔头。那怎么有奔头呢。你喜欢做什么就去做,尽量把你的时间安排紧一点,每天都有自己的事情,都有完不成的工作。你就不会感到寂寞了。
我每天6:00 – 6:30起床后,就忙着按摩,做操,看电视新闻、做早饭。一定要在九点之前吃完早饭。9点以后我就开始看书看报。我一个人订了好几份报纸杂志,每天不抓紧时间都看不完。看到我欣赏的地方就摘录下来,或者剪下来,我现在已经积累了好几大本了,经常翻看,乐在其中。我还爱看电视剧,看到难过处就跟着放声哭,高兴处就放声笑。有时还想不通编剧为什么这么处理。自己就琢磨,要是我做编剧,我就怎么处理。我现在还在研读《易经》,心得也记下了一本。你看,我平时有这么多事情要做,这么多新知识要学,哪里有时间去寂寞呢?此外我还有个办法,就是家里不要太寂静。要经常开着电视,就好像总有人与你说话,向你唱歌,你就不会感到孤独。
我有三个孩子每周都回来看我。我儿子离我挺远,我不希望他每周都来,就对我女儿说,你跟你哥哥说一下,不用每周都来,打个电话问问就行了。他后来就两个礼拜回来一次。我平时过得很充实、愉快,不希望别人来干扰我。老年人要热爱生活,关心时事,心胸开阔,心情舒畅。这样遇到疾病就能顶得住。  
 
第二目标
 
要争取在人生的最后阶段“走得快一点”,既减少自己的痛苦,也尽量避免给他人造成的负担。 人人都希望晚年走得快一些,但死生有命,这也可以事在人为吗?我认为,要想“走的快一点”,首先要做好“走”的思想准备,该走的时候干干脆脆、无牵无挂、了无遗憾。我来告诉你我的体会:
 
1. 不怕死
其实无论多大年龄都会怕死,死亡总是令人恐惧的,怕临死前的病痛,怕与亲人诀别时的撕心裂肺。谁不怕啊?可是怕又有什么用,这是自然规律,只能坦然面对呀。从70岁时我就想,人活七十古来稀,何况还有许多偶然因素。 黄泉路上无长幼。所以活一天就赚一天。人的生命分为数量和质量。我不在乎数量,而看重质量。只要每天的生活都有质量,什么时候“走”就顺其自然。
不怕死,就必须拥有自己独立的精神世界,可以超越死亡,享受生期。 这个问题解决得好就活得自在,活得痛快。解决不好,就终日惶惶不安。我现在就活得很痛快。 好多知识学不完的。我从来也不寂寞。我不喜欢跟街坊邻里的老太太们聊家长理短的事。我觉得不如看电视,能得到很多新鲜知识。我爱看足球、网球、台球。我是丁俊晖的粉丝。 对于国际上的一些新闻我也很关注。 这样我心情很舒畅,对疾病就能顶住。 
我2012年出现尿血,在三院检查发现我左肾上长有几个囊肿,其中一个4点几公分的医生认为是恶性肿瘤。医生和家属都主张要做手术切除。我不同意。我说我已经92岁了。我将来走不一定是因为这个肿瘤。即便是这个原因,动了手术后又会出现其他病。 那何必呢?我就思量,癌症喜欢什么?它喜欢酸性的东西,不喜欢碱性的东西。我就不吃酸性的大鱼大肉,饿死它!而多吃蔬菜水果。还吃抗癌食品,例如蘑菇、西兰花等。两年来没有任何感觉。现在我干脆就不去检查了,也不管它变大了还是小了,爱怎样怎样。已经两年了我一直与癌症“和平共处”。 现在既没有什么感觉,也没有精神负担,每天都生活得很充实,很有质量。任何事情只要想得开,就会战胜它。当然如果将来真是癌症发作的话,后期会很疼,我就留一笔钱打止痛针。我对女儿说,将来我昏迷了就不用打了,没有知觉了还打它干嘛,”走人”就完了嘛!
中国人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 精神上只有达到一定境界,才能超越生死。超越了生死,才能放下生死,轻松享受有限的生期。我现在一个人生活, 儿女说还是找个保姆陪住吧。否则万一哪天犯了病都没有人知道。我说犯了病又怎样,无非是拉到医院抢救呗。 抢救过来又怎样,还不是不死不活地拖着? 人的寿数到了,就要顺其自然,犯了病还抢救他干嘛? 身体功能衰竭了,无疾而终,顺其自然,这是福气呀,你说是不是?我希望我将来是靠自己走着进入天堂的,我要走得有尊严,而不是浑身被人插满了管子,被人拖着拽着送入天堂的。
古人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老来不怕死,就活得轻松,生活质量就高。我就是怀着这种心态一天一天活过来的。事实证明越是不怕死,就越是死不了。我现在已经94岁了,而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是72岁。哈哈,我觉得自己赚到的已经太多了!
 
2. 不爱钱
许多老人越是到了晚年,越是锱铢必较,把钱抠的紧紧的。他们真是没想明白呀。我现在每个月几千元退休金,根本花不完。所以孩子们来看我,我都自掏腰包请他们吃饭。儿女过六十岁生日,我每人送上一万元。我想,自己也就这几十万元的存款,等我死了儿女们继承,他们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也不会感激我。不如现在就拿出来给大家共享,弄个皆大欢喜,何乐而不为呢?哈哈!
 
3. 放下自我
现在很多老人想问题只从自己出发,想来想去总觉得别人对不住自己。 或是领导对不起自己,或是同事对不住自己,或是儿女对自己照顾不周,特别是儿媳妇又如何亏欠了自己。内心总是不愉快。这又何必呢。要想得开,就一定要放下自我,换位思维。
你认为自己把儿女抚养大,儿女就应该回报你。儿女都有儿女的事情,哪有那么多时间陪着你?回想一下你自己的父母在世时,你又曾去陪伴了多少?照顾了多少?我从不要求儿女来陪我。 我一个人生活的很有规律,说真的,他们来了我还有点嫌打乱了自己的计划。 所以一个人生活是常态,儿女来看你,是惊喜。这样就不会心怀不满,常感落寂了。   
不要回报,只要奉献, 我养大了儿孙,是我的奉献。但我不图儿孙的回报。我一直以助人为乐,若能帮助他人,我就感到快乐。能给周围人带来快乐,我就感到快乐。一位老师经济上有困难,我给了她点钱,她向我表示感谢。我说,你甭谢,我这样做自己高兴。   
与人的感情要真挚,但不要太缠绵。 我们院里有位老太太的丈夫去世了,她长期一直放不下,总是悲悲切切的。 爱情深厚可以理解,但总不能整日泪水洗面,多愁善感,去当林黛玉呀。 儿女也一样,我爱他们,当然舍不得分离。但是既然分离是不可避免的,我就不愿意他们将来被悲伤所累,所以现在就不去和他们太缠绵,不要他们一天到晚总往我这里跑。
至于孙子辈儿,哈哈,不用我说,人家早就想也不想了! 这是人类新陈代谢的自然规律嘛。总之只有放下自我,才能战胜死亡,充分享受生期。 至于身后之事,儿孙自有儿孙福,不是我应该费心去想的!
 
听陈老师一席谈,如醍醐灌顶。她那冷静与深邃的理性令我深深折服。她那彻悟后的诙谐幽默又令我忍俊不住,时不时地与陈老师一起开怀大笑。联想到文革中, 我们都亲眼见过陈老师所曾经遭遇过的非人待遇和残酷暴行,多少人因此而积怨积弱积病。而陈老师却成功地战胜了那些摧残,重建了自己的强健身心,享有了健康长寿的晚年。这样睿智坚强的老人实在不多见。 临别时我说:“我们过一段时间再来看您。”“不用来了,打个电话就行啦!”陈老师干脆地说,那口气像是对自己的子女那样随便。这是她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生命的见证
 
2017年4月,陈老师已满96岁,从2012年发现患有肾盂癌至今也进入了第五个年头。陈老师对身患癌症并不是太在意,并拒绝进行复查和任何中西医治疗,采取了一种顺其自然的态度,生活依然是积极乐观。从4月底起,她的病情有了很大的变化,出现了尿毒症、贫血性腔梗等的某些病变。尤其是两次尿毒症的发作,使身体脏器在短期内衰竭很快。起初生活还能坚持半自理,9月份中旬开始两腿频繁出现僵直,只能卧床,生活起居完全依靠保姆和女儿的照顾和护理。 陈老师多次对家人说自己要走了。10月15日,陈老师开始不再吃饭。在家人极力的劝告中有时也只是象征性的吃一口。家人知道,她不愿意没有生活质量地活着,想尽快完成自己的人生路程。10月21日18时12分,陈老师停止了微弱的呼吸,在家里安然离世。
 
听陈老师的女儿讲述后,我感到非常的震撼,并联想起陈老师多次说的“要不怕死”的教诲。陈老师是不拍死的,她把生命与生活质量和人生意义联系在一起,如果没有了后者,生命也就没有了意义。更让人感到敬仰的是,即使在最后的时光,陈老师也要用自己能够主导的方式掌控自己的生命轨迹,只是这一次,她唯一可用的选择是以断食尽快结束已经是毫无意义的生命延续。用她的话来说,“要争取走得快一点”。她老人家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既不拖累别人,也捍卫了自己的尊严。 
陈老师圆满地实现了自己晚年的两个目标,终于下课了。她的最后一课不仅向我们倾尽心血,还以生命做了见证。
当我肃立在窗前为陈老师默哀时,脑海里却浮现出那张亲切的笑脸,她诙谐地说:“哈哈,我已经赚到得太多了,下面就看你们的啦!”
 
2017年10月22日 初稿
2017年11月10日 修改
95岁时的陈司寇老师 (王长青摄)
注:2014年9月11日学校网站“70周年校庆征文来稿(十)”还刊登有一篇作者的文章“陈司寇老师访问记”
Copyright©2016  北京101中学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11号 邮编100091 京ICP备050619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