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角戏本且留,浅字深描勾

2017-04-17 15:40 作者:高一十班 王炳琦 点击:635 次

2017年4月13日星期四下午,北京一零一中组织高一、高二人文班同学前往北京湖广会馆了解学习京剧知识,近距离体验京剧,观看京剧表演。
湖广会馆是北京仅存的建有戏楼的著名会馆之一,距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湖广会馆占地面积不大但装潢古色古香。大戏楼分为上下两层,舞台置于前侧,台左是乐师的位置。台上置一块两层楼高的天幕¬——在京剧表演中称为“守旧”,是明黄色金丝缎绣,正中绣制五彩龙凤戏珠,其它各处绣有牡丹、蝙蝠,取其如意吉祥之意。灯光一照,绣缎闪着阳光般的金色,更觉熠熠生辉。两旁各有帘口,台右书“出将”,台左书“入相”。将者武,相者文,京剧演员一般由“出将”登台,“入相”下台。这不仅是因为舞台效果,也因为乐师位于台左,演员从台右上场更便于与乐师配合。
了解京剧莫过于亲身体验,当油彩画在脸上,当灯光打在身上,京剧之美便突然在你内心绽放。
画脸谱笔笔皆门道,学架势招招尽学问
一位湖广会馆的老师站在台中与同学们互动。请上四位同学,脸上画好生旦净丑四个行当的经典脸谱。平时常见的熟悉的同学此时粉墨登场都令人大吃一惊:以红粉敷面,显现男子英武阳刚。两道剑眉横入双鬓,眉心画有一束阳焰,此是生角。用白粉敷面,显现女子皮肤光嫩。一双细柳眉,两眼传情目,粉黛飞红染双颊,此是旦角。以油彩敷面,重施浓彩,或喜或怒,或忠或奸,或恶或善,皆由此传神,此是净角。绘一大白于眼鼻之间,用红彩钩边,描三角眼,装扮滑稽,此是丑角。演员登台,一看扮相便知道是何角色。生角眉心阳焰象征男儿的真火,旦角单勾眼角一颦一笑更动人,净角亦称“大花脸”各人物的扮相都独一无二,丑角脸上的白妆在京剧中戏称“豆腐块”,更突显表情的变化。
又另请五位同学上台来模仿简单的京剧经典动作——推门出屋与上马扬鞭。两个动作老师做来信手随意,但却足以让人会意。一个简单的推门动作竟要分为扶门、撤门栓、依次开左右对门、迈门槛四个程式动作才算完成。上马也要分为定马、缓鞭、踩马镫、翻身上马,然后向后晃鞭才算完成。人物的行为动作经过长时间的积累,由京剧演员的一次次打磨,已经成为极具特色的程式化动作。这些都取自生活的细节,但又具有艺术的魅力,这真是:方寸半尺能容山川千里,四方无物却有天地万象。
此时却听幕后传来几声弹弦,便知好戏将要上演。
半折戏文道破古今事,一曲唱词说尽众生情
京剧表演两个选段,一是由梅兰芳大师所创的文戏《霸王别姬》,一是出自西游记中的经典武戏《闹龙宫》。
文戏《霸王别姬》表演的是楚汉之争,项羽被困垓下,内忧外患。虞姬进酒献剑舞以解其忧,后自刎于此。见虞姬衣着亮黄斗篷,红底青丝宽肩,明亮秀艳。霸王戴黑冠红缨绒球,穿黑袍金蟒长挂铠,腰系宝剑配金络,气势雄浑。一声一句,两人情深意重,一步一动,两人悲切哀苦。见霸王酒后高喝“想俺霸王当年……”看虞姬手舞双剑,剑光留闪,面露愁色。号角骤起,虞姬求死为使霸王脱身。鼓声骤急,霸王横剑身后,摆手连道“万万不可”。虞姬决然抽剑,以两人定情之物——霸王腰间宝剑,自刎于前。霸王失声掩面,唉!虞姬虞姬奈若何?
武戏《闹龙宫》是孙悟空入东海龙宫寻兵器,得定海神针大闹龙宫一事。与文戏不同,武戏更加热闹,更考验“唱念做打”中的“打”功。孙悟空一身明黄金橙短打,最为突出。红白花纹的脸谱在演员丰富的表情下,宛如活过来一般,尽显孙悟空不羁的神态。台上众人随快板的节奏如走马灯般表演,金猴、绿龟、银虾、红鲤打成一片,颜色鲜明地纠在一处,煞是好看。孙悟空或立于台前,或立于台中,把其他角色压制于角落,唯见他把金箍棒耍得虎虎生风,瞬间,虾兵蟹将被戏耍得满地滚爬,真让人由衷叹服:好一个美猴王!好一个齐天大圣!
曲罢人散,灯熄人散。落幕,一帘隔。起身,几事消?出将入相穿梭过几段故事,即使散场仍有人在琢磨,回想余声处的留白。
众人退去,除了移动过的桌椅证明有人来过,一切还是原样。可有些东西已进入我们的内心,通过某句唱腔,某处转身,某个眼神漫如心中。那是一种传承,是一种复苏,来自中华血脉深处文化的复苏。就犹如近乎停滞的泉眼想起如何喷涌清泉,让干渴的人欣喜。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根基。难以想象一个庞大的国家不具有相匹配的文化。那只是个孱弱的巨人,他站不稳,立不住。只有当专属于他的文化开始说话,不断地感染周围,他才算真正站起来。正如那位老师说过的“京剧,你可以不去学,不欣赏,但你不能忘记。这是中国的宝,得记着。”
画脸体验,是丑还是帅?
高一10班 李云乔
今天我们去看京剧,但我感触最深的不是看,是开始前的体验——京剧画脸。
刚到湖广会馆就被老师带到后台准备,惊奇的发现四个班出了三个女生一个男生。但是最令我惊奇的并不是男生之少,而是画脸的老师耐人寻味的表情。
其中一位老师先是挑走了我们几个中最矮、脸最小的一个女生,是三班的郑雨童。挑走得这么草率我想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这位女生太适合其中的某一角,第二种难不成颜高的要留在后面细细挑。后面才知是我多想了。
紧接着剩下两女一男,我是非常的激动与期待,看着一个老师有着要挑人的架势来到我们面前,挑走了唯一的男生画净角。
然后一位长相和人一样亲切幽默的老师笑嘻嘻地问我和另外一名学姐谁要画小花脸,带笑的脸上有着耐人寻味的表情。“最好洗了,我跟你说别人画的都得洗好久这个真的太好洗了。”“别了,给人小姑娘画个小花脸。”“不不不,但是我这太好洗了,真的姑娘可好洗了。”我和学姐听着迷茫不知所措,又有一丝害怕哈哈哈,最终学姐被挑了去。于是我就被一名最沉默的老师带走了。
看着老师武生的脸,帅气中不失霸气的脸。感叹武生的帅气但是心中默念我是个女生不会画这个吧,可别!呀,这不老师就要说给我画什么了,期待脸等待着。“那给你画个武生吧。”
……美丽白皙高挑的我顿时崩溃了!
先是抹了一层隔离霜,油油的一脸。然后就开始把脸抹红,闭上眼,看不到自己的脸是什么样子了,老师手法熟练几下拍抹好。我一睁眼,看到了自己的如煮熟了的虾一般的脸吓了一跳,然后自己都笑了。
然后老师在我的脸上像作画一样大刷子挥来挥去扫来扫去,一闭,一睁,眉心多了那么抹红。看着像个样子了,诶哈。
此时三个人还在画,而小画脸也就是丑角已经画完了。学姐一边欣赏着自己的“好洗妆”,一边听老师夸赞“好看吧,你看多方便啊,好洗!我跟你说这太好洗了,你看他们这都还没画完了!”默默给我画脸的老师都乐了,刷子在我脸上抖了抖。
然后就是画帅气的眼和帅气的眉。老师让我眼往上翻,奈何实在是太痒了,眼睛不停的眨,又偷瞥了几眼,老师真的真的太认真了。
等给我画眉的时候别的几个人都已经画完了,武生的脸并没有太多的花样,但是我的这位老师画的真的太细腻了。不停修改,专注认真。
等画完嘴,都画完了之后,我照照镜子。这还是我吗?通红的脸,额前一抹红,眉毛挑起,眼睛有神,大大的帅气啊。难不成前世是个男生……
感谢了半天我们的画脸老师们,我和其它三位同学开始互相聊起妆容来。净角真的太帅太霸气了,武生真是太精神了,旦角真的太美了太白了,丑啊,欢乐,还有,好洗。
自拍许久终于要上场了,“生旦净丑”我们四个走上台去,台下同学们笑得很是开心,我们四个却是毫不怯场,尽管我和学姐画着男妆,但开心是真真的。
主持人幽默诙谐地让我们分别介绍自己所扮演的角色,然后讲了我们四个妆的特点,在新鲜有趣的体验中我们慢慢走近了京剧。
从一开始觉得:哦,这个画的太难看了!到后来:哦,原来是这样——可以这么精神、帅气,是帅不是丑!这是一次全新的体验,也是我们开始对京剧有进一步的喜欢与了解。
这种活动非常like!
举手抬足忆往昔尽风流
高一十班王正言
觉得很神圣,从进入湖广会馆的第一刻起就觉得如此——或许早就听过了这里的大名,或许儿时学戏的经历中听说过这里的名字……这座默默安居在京城一角的小戏楼,仿佛真有一种魔力。
之前是自告奋勇地举手去台上学动作的,无非是想再体验一次在戏台上面对台下观众的感觉。可是,在光头大叔(活动的主持人,也是一位优秀的京剧演员)一系列的渲染之下,我顿时感到了台上仿佛散发出了一种不可名状的气息——一代代京剧名家披挂上阵的样子,胡琴小鑔的声音充斥耳畔,周围弥漫的是茶香,甚至是果品的味道——戏台二层绘着的八宝古物都开始有了神采。
跑上台去,脚下每一步都跟随着前人大家的足迹,我想到梅兰芳,想到马连良,想到一声声京韵大鼓,想到穆桂英,头脑开始了一片纷乱。不知是怎样的灯光,照得脸上发烫,灼热非常。
 "如果我还有原来的嗓子……有多好",我一直思忖着这件事,直到思绪被动作教授环节时光头大叔的点名打断。经过他的几遍示范,我貌似找到了一些回忆的碎片。我不是需要演这种动作的角色,可分明见周围的孩子在一遍一遍地临摹与完善。很累,我知道,深有体会。所以,我尽量让自己显得英姿飒爽。可手莫名地有些发颤,腿也明显不甚自然。我总会在关键的时候出岔子……亦或是,回忆的作祟?
如今只记得,灯光下,我露出笑容,想起了孩提时扮演过的武松……
 我心里的真虞姬
高一十班   王雪雯
这可能是我平生离戏台最近的距离了。
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她的顾盼生姿仍在,柔中带刚未犹。幕前台上的戏子步步生莲,轻盈舞剑。眉间仍露笑意,我看不清她的眼神,若她入戏了,那眼底一定藏尽哀伤。
“嬴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且听军情报如何。”京剧的唱腔明亮时昂扬,低沉时哀伤。她唱的起初急迫,但对白间大王的次次叹气似乎也让她决意走另一条路。项王可以争取江山,可以有数不尽的珍宝美人,可虞姬只有项王一人。因为深深爱着丈夫,所以也爱他的社稷。为了不托累夫君,希望他能够杀出重围,所以,明晃晃的如毒蛇的剑抵至颈间,恍若流行划过天空的速度,她便把这份沉甸甸的爱附上了生命的重量。
台上的美人最后的歌腔凄婉,戏台上的项王恸喊一声便抱住了为自己送命的虞姬。然后台上的虞姬“醒”了过来,优雅笔直地谢幕。
终究是戏。如今戏台上的虞姬未亡,可是真正虞姬已亡。
千百年前,项羽与八百壮士在虞姬后,勇敢的杀出了百万大军的包围,但项羽在最后准备渡过乌江时,却选择了放弃。许多人认为,项羽心中最终没有放下死去的虞姬,愿意与她一起赴死。
从古至今人们都言:“霸王别姬”故事,反映的是虞姬和项羽感天动地的爱情,后世无数人们,千百年来,为之嗟叹。
只是,在台上美人的歌腔背后,对于千年前这段故事我有个疑惑。“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这两句是客观纪实,而虞姬对形势的判断和项羽的疑惑是一致的——项王乃大惊曰:“汉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
“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虞姬对形势的判断,她不经思忖的言语,直接导致了项羽的低靡。大王您继续战斗的意气已经到头了,我也不愿苟活了。她是不想拖累大王,可她不理智。虞姬凭什么判断出“大王意气尽”了?仅凭项羽闻楚歌而“夜起,饮帐中”吗。
她何不深知项羽一生百战,出生入死,也曾有过“引兵渡河,皆沈船,破釜甑,烧庐舍,持三日粮,以示士卒必死,无一还心”,从而击败秦军,起死回生的辉煌,可是此时,虞姬非但不用以前的类似处境鼓励项羽,恰恰相反,反而哀叹“大王意气尽”!
后来项羽不是没有渡江生息的机会,只是项羽固执地认为“天之亡我”,不愿渡河,“乃自刎而死”。若项王身边有着挚爱之人为自己鼓励,让他有着被信任的勇气,那样一直拼命到最后,不管结果如何都比如今这样所谓“爱情悲剧”来得让人信服。
但故历史不能改写。我不愿质疑虞姬的感情,也知道项王的死去不能全归罪于她。可我觉得台上的美人再步步生莲顾盼生姿,她并不是一个能让自己的王的国家守住的女人,不是一个足够聪慧的女人。
可即便如此,她的项王记住了她的歌腔,她的项王视她为重要的人才不舍难过,才因为她的言语失了信心,这对于一个姬已经足够满足了,没有人有资格再奢求她顾全大局,做到万无一失。
这就是我今日所见戏台的背后,历史的星河那端,真正的虞姬。
可对于虞姬这个美人,我又难过。这点难过源于令一位戏人的演绎,那样深重的爱盖得的过对虞姬最后行为的深究。
的确今天也不是我第一次观看戏幕前的霸王与虞姬了。
从宣统末年至文革时期,有这样一位戏人一直唱扮虞姬。当时代更迭,人心改变,却唯独程蝶衣偏执不肯变。哥哥电影中饰演的虞姬最令我不得忘怀。
对于那位“虞姬”,程蝶衣,戏是什么?戏就是虞姬对霸王从一而终的爱情。
我想我今天看到的舞台上的精彩是由两位京剧演员尽心展现的,但谁在台下不是一个规矩生活的普通人呢。程蝶衣不是,一生坎坷但只有在台上在为霸王舞剑斟酒时他最幸福美满,唱戏成“魔”,活着也疯魔,要与最爱的师兄唱一辈子的《霸王别姬》,少一天一个时辰都不可,即使他的霸王英雄早已混迹市井中成为一介俗人。
他活成了真虞姬,可他的霸王是假霸王。“霸王”段小楼娶了别人,在蝶衣被日军掳去时,却不顾幼时情谊,听了教唆划清了与蝶衣的关系;说好一起唱一辈子,却在众目睽睽下和别人唱了这一出;来与蝶衣请罪时,蝶衣问他“虞姬为什么而死”,他却答“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可那是戏!”
只有在舞台上,霸王段小楼才是属于他一个人的。而随着虞姬的死去,他又要在欲望破灭后承受痛苦。每一次四面楚歌的绝唱,都是他脱离现实的享受和面对现实的承受的过程,都是他体会爱的过程,是他对于戏的沉迷,对于师兄的依恋,正如虞姬和霸王。
多年后重逢的两人,再唱《霸王别姬》。忽而小楼唱起《思凡》:“我本是男儿郎。”蝶衣跟唱:“又不是女娇娥。”小楼便笑:“错了,又错了!”蝶衣一遍遍重复着也不知哪里错了,思索着,一遍遍重复着,“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至此,我想,他仿佛想起了自己的男儿身。可是他想起另一个自己,却已经难以分辩是梦是真。
他再次回到自己的迷梦中来,与霸王乌江告别,拔剑自刎,一剑而终。
这样的深重的爱,这何尝不是真虞姬?就算虞姬一言最后让霸王落得结局如何,在历史里,霸王对虞姬报以同样的深爱,戏中也是。可真虞姬蝶衣没有得到“霸王”的心,他终醒悟了吧,却追寻了属于虞姬的命运的结局,他想要的结局,他想要的爱。
所以坐在台下,以一观众的身份望着台上青丝微乱,玉环金钗的美人时,心中翻涌不止。无论是予历史中的她的质疑,还是终屈于蝶衣的梦境,曲终人散,我好思念。
所以不再追究了。是那把剑下的果决,是被项王拥入怀中真切的幸福,即使不足理智,或是疯魔,我都觉得真实的虞姬,这段情,我要守住。
 
余音绕梁光影不绝
高一十班  杜益萌
 
也许是两百多年的时光沉淀雕琢了这里的雕梁绣柱,刚迈进古戏楼的时候我就微微感到一种压迫感,是一种在无意之间闯入了一个被尘世遗忘许久的秘境的沉重感。
于是在想象中,我总觉得我应该在一个阴天的下午来到这里。四周该是静的,没有人造灯光的粉饰,只有略微灰暗的自然光在朱漆的画墙上留下明与暗交织的影。于是好像这一方天地里只剩下我一人,与古戏台相顾无言。我想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能更加真切的、心无旁骛地看懂这里。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能真正体会到掩藏在雕梁画栋的繁复花纹下的沧桑与厚重,我才能从镶鸾纹凤的鎏金幕布上,看出镌刻在一针一线里的百年荣辱与沧桑。
我不懂戏,也不大懂建筑。
我只是觉得这里很美,不仅是戏楼明艳的色彩与镂花雕梁扑面而来的张扬的美,如果非要用语言去形容的话,那是一种深情的内敛。蔚为大观的戏台光鲜却并不太过夺目,旦角的身段与唱腔是婉转而缱绻的。星罗裙裳带给人的惊艳只是视觉上的效果,短暂而易逝。真正留在脑海中的是唱进心底的回声,像是清风婉转,流水鸣澜,绕梁三日而不绝。它让你透过舞台上那个顾盼生辉的身影,看到了这四方戏台上曾歌罢舞罢的无数生命。
主持人在报幕的时候,说“下面有请青年京剧演员…”,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青年”两个字的时候会很感动。真好,如此精妙绝伦的艺术究竟还是有一代又一代黑发人带着憧憬向它奔赴而来,然后也会永久地将它传唱下去。
散场之后,出了古戏楼又踏上北京城车水马龙的街道,心中唏嘘,希望我脚下这个钢铁巨兽乘着溢彩流光奔跑着不断向前时,能不忘为她怀中的那片净土留一盏不灭的灯。
(审稿编排: 贺春惠)
 
Copyright©2016  北京101中学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11号 邮编100091 京ICP备050619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