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年级 丽江科学探索活动

2017-02-08 16:36 作者:初二10班 许海同 初二6班 苗徳涵 点击:1269 次

印象丽江
初二10班  许海同
 前几年曾来过丽江。这次故地重游,更像是在与一位故人对话。唏嘘,回味。
七天时间,看过灿烂星河,登过玉龙之巅,悠然于湖畔,也慨叹过阔别四年的古镇。
一、“若能引得丽江水,他日逍遥未可知。”
印象  星空 
先爱上的是丽江的星辰。
 黑,渐渐布满天空,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出来。夜空中酝酿许久的微寒的湿润雾气弥漫着,扩散出一种灵动的氛围。仰望,看着点点碎星将单调的夜幕装扮得优雅空灵,冬天的星空格外澄净,悠远的星闪耀着,像细碎的雪花。每颗星星都是遥远的眼睛,穿越亿载,与我对视,这是怎样一种磅礴浩瀚。
时候已经很晚了,可心里依旧涌动着些许情愫。似是人生中第二次见这样广阔的星河吧。“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我眷恋着这夜晚的天空,看着它,灵魂像是被月华涤荡了。人站在星河下,渺小而伟大。
印象.雪山与湖
 
无法忘却在玉龙之巅的气贯长虹的骄傲。“丽江雪山天下绝,堆琼积玉几千叠。”清晨,握着氧气罐,拾级登上玉龙雪山。雪山绵绵长长,仿佛还流溢着袅袅的颤音。几番峰回路转,旭日照亮雪山,雪山的峰顶映衬着高原特有的蓝天,远处的碧空清晰的仿佛就在眼前,晶莹剔透的雪山通体闪耀着红晕的光芒,宛如初醒的少女罩上了一层透明的轻纱,玉肌般冰容又多了一抹彩云轻轻笼着峰顶,我闻到了山的体香,呼吸到了雪的芬芳,情不自禁地要去揭开她那神秘的面纱。常年不化的积雪与崖畔悬挂的现代冰川千姿百态,晶莹的冰塔林在阳光照射下翻出一股淡绿,给人一种雄浑巍峨,冷峻圣洁的美感。
晌午下了雪山,呼吸着微甜的空气,信步蓝月湖畔——碧水,蓝天。徘徊于淡蓝色明澈的湖面,随手掬一捧清水,沁人的凉。忽然想起一幅楹联:“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当一阵阵清爽的微风拂来,湖面泛起一层层涟漪,仿佛一湖翡翠向东奔流。
 二、古镇遐思
印象.漫读丽江古镇
漫步丽江古镇,享受着一米阳光。
择一条静谧的小径,踏着一块块皱褶的石板,像是泛黄的线装书,诉说着这段浸润着暖阳的淡雅历史。墙壁上的藤萝和阳光甜言蜜语着,道着说不完的情话。伫立在半山腰的一处屋前,好想泡一杯香茗,吹着带有炊烟气息的暖风,静观云卷云舒。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慢生活吧,人的精神也慢了下来。
 记得几年前,便与丽江有一次美丽的邂逅。仍记得那时愿在小路上骑着单车,带着近乎稚嫩的向往冲向玉龙雪山的方向,掷下一连串的欢声笑语。抑或是坐在镇上某个角落里的咖啡厅,咀嚼着午后阳光微甜的味道。我情愿化成一片落叶, 让风吹雨打到处飘零; 或流云一朵,在澄蓝天, 和大地再没有些牵连。
 如今重游古镇,一切却不完全像少时那样单纯美好,在古城生活背后还有人们的浮躁与麻木。乌啼鸟鸣悄然被此起彼伏声嘶力竭的叫卖代替;曾经古朴的居所翻新成大同小异的商铺……古镇努力擎住时代的巨轮,“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华灯初上,斑斓的霓虹灯刺的双目生疼。最终只得叹一口气,负手离去。人们的步伐有些僵硬冷漠,那一个个跃动的灵活的身影真的绝迹了么?不语。
  古镇的最后一晚,有幸听得音乐鬼才宣科先生弹奏的纳西古乐。台上大部分是正襟危坐的纳西老人,刀刻般的皱纹彰显着风霜。老人们银白的胡须随着节律摇动着,颇有些仙风道骨。随着一人悠扬绵长的吟诵,有些莽苍气息的古乐便爬满了全场,如清晨带着微点露珠的樟树叶。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细细听来,一种深沉却飘然出世的感觉占据心头,仿佛一切尘嚣都已远去,只有这天籁之音。我仿佛回到了百千载前的纳西村落,看到了深邃的东巴。
 听宣科的纳西古乐,听那些胡子白白的老先生用一千多年前的旋律吟唱“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眼里止不住一阵阵的泛潮,那是一个亡国之君的哀音,是快要被我们这些来自文明中心地带的汉人遗忘近尽的遗响,却拜托一个从来不曾强悍、尚文不尚武、柔情温顺的民族保留了下来。
重游丽江,它的天还是那样蔚蓝明澈;雪山和多年前一样巍峨,带着不可一世的傲气俯瞰人间。唯有丽江的气息,已是沧海桑田。“丽江已经死了。”宣科先生慨叹道。确实,在无兵祸、无天灾的时代,异化和毁灭一种古老文化没有什么比市场经济、商业游戏更有力、更彻底。丽江从一个少不经事的女孩,演变成了一位学会了打扮的娉婷少女。在成长的路上她有时会对那脂粉有些迷离恍惚,但仍无法掩盖她的靓丽容颜。她努力活出现代的模样。
永恒是人们造的谎,记忆终究是逃不过时间的威严。惟愿在将来的某个阳光正好的午后,能依稀记起古乐的旋律,想起丽江的这段柔软的岁月日子,而后含笑睡去。足矣。
少年游
初二六班 苗徳涵
初见丽江时,是在某本古言书中。书中说这里的大地是纯净的土黄色,有繁花翠木,天空蓝如洗,不见阴霾。
再见丽江时是在现实中。
古有人云:“翠色山峦下,商居掩古城。花溪迎曲巷,岁月久悠增。”不错的,逐字逐句都体现出了丽江古城伴山水的独特魅力。丽江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纯净的,仿佛一位尚年幼的姑娘,不知何为忧愁。
漫步古城,最难忘的是古镇的建筑。
 一横一梁皆由木料组成,实木间杂着雕纹,极富层次感。檐上的瓦片别有洞天,一片片整齐排列,顶头的那片上刻有吉祥纹,古朴中透着别样的玲珑。柱多呈枣红色,墙面上偶有水墨渲染,小桥流水,不知是哪位恰逢此处的丹青客泼墨所作,起色虽单调,却蕴着恰如小镇少年一般的生气活泼。
坐落于丝路上的丽江自古以来便是商业起家的。走着,视线被一家铃铛店吸引,微风袭来,我却突然冥想到了古时马队过街的场景,马铃被风吹的直作脆响。然而我侧耳倾听时,却只听到了盖过了东巴语在空气中传播的摇滚乐......
这位姑娘已经成长了吧,爱美了,也世故了。
现今的古镇传统业,大概已经被现代产业压的奄奄一息了吧,可我仍从坚持着的人们的身上看出了不甘和抵抗。总觉得能从条条喧闹的大街中看到穿着异服的男女追跑着笑着嬉戏打闹的场景。
繁商也好,复古也罢,最重要的还是寻一个平衡点吧?
水是丽江的灵魂,没了水,丽江便不再美丽。大水车随着光阴的流逝悠悠转动,将泉水分成三股送至古城内。有人曾问古城水来自何方,顺着大水车的水逆流而上,便可知其源——黑龙潭。
潭水清澈透明,上有小楼耸立,两岸以石桥相连,四周有绿植环绕,雪山的影子布于潭上,难以想象独上高楼凭栏远望时所看到的景象。
丽江的美不只有历史沧桑的镌刻,还有盛世瞬间的展现。
“宫室之丽,拟于王者。”木府本是丽江土司的住所,穷尽奢华,遗憾的是随着封建王朝的没落,昔日的繁华已不复存在。心有些许痛,总觉得木府在铅华洗尽,云卷云舒的现下有些格格不入。
登上万卷楼顶层,突然明白了指点江山这个词的真意,奈何花自飘零水自流,没有什么是亘古不变的,再刻意留住的繁华美景,都不过镜花水月一场。
步出古城,仰望群山,沿着野径走进幽林深处,感受显少有人类痕迹的自然。小溪匆匆流过,溅起三两水花,滋润着林中万物。其实森林中默默生根发芽的一花一草也是一番风景,纵使坐拥星辰大海,也请仔细发现身边渺小的美好。
身处于此,整个人都静下来了,尘世纷纷攘攘的叨扰仿佛已离我远去,此时我终于明白了古人所述的闲适心情。
日月盈仄,辰宿列张。
太阳西去隐于群山,月亮高高升起,洒落月华满地。天愈发的黑了,逐渐能看到星了。
独自立于田野之间,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是很渺小的存在。四周的温度骤降,当我不自禁缩成一团时,才发现那位与我一同依偎着在星空下谈笑风生的故人早已不在。
明明两颗处于同一片天空的星子却无法紧紧相拥,连成一片。它们只能散落于天空之中,像被谁丢弃的弹珠,相碰、弹开。只能互望着孑然的对方,竭力的发出唯一聊以自慰的光芒。实际上再如何掩饰却也会被不经意表现出的落寞暴露内心的孤独。
不知身处异乡的你,可曾感同身受?
我起身舒缓着麻木的四肢,才发现入眼的星空开始变得模糊,是云雾缭绕所至么?恍惚间觉得有些感情随着什么东西落下,却又不愿深究,我盲目的走着,任夜风吹的脸面生疼。
踏上归途,回顾当初,才知道那感情,名为眷恋;那东西,叫做泪花。
透过车窗望向来时的地方,才发现此时的夜好似浓稠的墨砚,深沉得难以化开……
宿鸟动前林,晨光上东屋。褪去困意后我才发现雪山已在脚下,云雾缭绕着雪峰如梦似幻,晨辉映射着大地更添神圣。一路以来都以为玉龙雪山的美是蓄柔弱的,艰难登顶,在海拔近五千米的高空俯瞰大地,才知晓玉龙雪山婉若游龙一般俯仰天地,威震四方,有着自己独特的霸气。
饱受空气稀薄的摧残后,终于下了雪山漫步于湖畔。时而仰望群山,时而嬉于水边。与友人谈笑间,忽闻水声潺潺,偶也有微风阵阵,扑面而来。
湖水至清,景色至晴,尽兴尽兴,好不快哉!
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少女时的种种向往便是能体验古人闻曲填词的乐趣,奈何岁月神偷,大多数的曲子终难逃一个“失”字。今晚以前,从未想过曾经读过的一词一句,竟能加以音律呈于眼前耳边。沉于其中,不仅重拾了最初的感动,更得到了另一层由音乐品得的底蕴。
吟诵声起,起弦奏曲。其音时而似连珠跳跃,时而又静如死水,夹杂着别样的情绪。词载情,曲传韵——将心绪融于其中,心中似乎生出了与曲者相同的情愫。尾音渐止,白发斑白的老者仿佛在对我微笑,那笑如浸了蜜的甜,我却有些动容,仿佛那甜是由万千苦涩组成的,从他的笑容中我看到了江山的倥偬和更迭的无奈。
丽江,不知下次再见你会不会变得陌生,只知道我会永远记住你现在的模样。希望你能随着岁月的沉淀更慢慢长大,也希望你能在变化万千的世界里莫忘初心。
有生之年,有幸遇见。
 
Copyright©2016  北京101中学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11号 邮编100091 京ICP备05061944号